智能化網|會員中心|保存桌面
關閉
關閉
310

宜科(天津)電子有限公司

傳感器/過程傳感器/編碼器/直線位移/系統部件/安全柵/物位計/繼電器/數顯儀表/連接...

公司視頻
宜科智能制造

2909播放

2017-02-20

新聞分類
聯系方式
站內搜索
 
友情鏈接
首頁 > 智能化網頭條 > 超低代碼拓荒記 | 工業互聯網新邊疆
智能化網頭條
超低代碼拓荒記 | 工業互聯網新邊疆
發布時間:2019-12-23        瀏覽次數:5753        返回列表

如果說工業互聯網是工業戰場上新開來的一輛戰車,那么幾年下來它的部件早已被熱情的中國沖鋒隊上下翻找了一個遍,甚至還增出來好幾塊補丁式的彈藥筒。然而,工業互聯網還有一手非常隱秘的兵器,深藏其中,命門所在,不為人所查。

IT與OT融合難在何處

IT與OT融合,是工業互聯網最為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數字化之所以區別于信息化,在于既往的信息化選擇了泳道式的前進,IT和OT技術各走一邊,井水不挨河水,各自搞出來的煙囪,各自應付自己的孤島。各個維度的數據,并沒有太大的理由在一起。

OT技術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讓設備連接順利、安全運行。至于數據分析和軟件編程的事情,往往都留給了IT人員。然而IT卻無法對業務本身做很好的裁剪和解剖。盡管IT和OT融合正在日益被鼓勵,但是IT人員的眼睛里只有代碼,OT人員的眼睛里只有設備,這里有著天然的鴻溝。

如同國內很多集成商的感受一樣,多年來一直在做自動化和信息化融合的天津宜科,總是缺少一種合手的工具,能將頂層的決策判斷與業務流程更好地捆綁在一起。直到三年前收購了一家德國公司,一種全新的工具進入了視角。宜科知道它以前所碰到的問題,等到了解決的方法。

一種無需考慮編程語言,而只需要業務邏輯本身的技術業已登臺:Low/No-Code Platform,(為了兼顧“低代碼”和“零代碼”,筆者統一稱之為“超低代碼平臺”)。簡單地說,所畫即所想,拖拽背后就是業務邏輯的組合。

低代碼平臺是促進IT和OT聯手的便利工具。盡管它的誕生并不是為了這件事,它早就在云CRM供應商Saleforce上廣泛使用。但它的特性卻是非常適合IT與OT的融合,它將IT工程師和OT工程師塞進了同一個房間:架構、溝通、思維,都用圖形語言統合在一起。你迭我代,而不是你說我干,應用程序的開發方式正在發生巨大的轉變。

一種新的軟件文化與工業工程正在相互滲透。

工程師上位

超低代碼開發為什么對于一個致力于挖掘數據價值的數字化企業而言重要?這是因為業務人員雖然對流程和專業知識都有著非常好的理解,但一般不具備編碼技能。而基于超低代碼平臺的開發,則幾乎不需要考慮IT技能,而只需要專注于解決業務問題本身。

在超低代碼平臺上,只需要了解業務過程建模的基本邏輯,了解如何用數據實體表達領域知識,就可以通過隨意的拖拽,創建應用程序。這是知識自動化的一個重要過程。


圖1:平民開發者與超低代碼平臺

素面朝天的“計算機新人類”開始作為一種全新的面孔出現。他們熟知業務流程并且來自各行各業,開始用計算機去表達自己的知識,盡管他們不懂代碼。從傳統程序員的角度來看,這類人被稱為“平民開發者”。

傳統工業應用的開發,都是分析員將工程師們聚在一起開需求分析會,記錄需求并自洽邏輯之后,傳遞給滿頭霧水的程序員敲代碼,這中間有很多思維的斷層。

而在超低代碼平臺,作為“平民開發者”的工程師們積極參與,快速地做出顆粒度合適的原型,現場看,現場改,快速迭代。從創建窗體和數據表開始,然后定義工作流,再指定需要展示報告的分析結果,最后直接封裝成可發布的APP,四個步驟一氣呵成。而前三個步驟都是與業務相關的,特別符合面向業務、快速部署的特征。


圖2:快速部署

能夠大幅縮短應用開發周期,超低代碼平臺看上去提供的是速度,但其實它提供的是一種“將知識變成‘可見的想法’”。以前沒有玩過程序的“平民開發者”可以通過超低代碼平臺開發功能模塊,讓專業知識用圖形來表達;而專業開發者則可以生產更復雜的應用,減少手動編碼量,縮短應用交付的周期。這也意味著,鼓勵平民開發者與專業開發者緊密合作,專業知識進一步被軟件化,并且大大拓展全民參與知識化的力度??缙脚_(Cross-platform)的特點也顯現出來,也就是說,可以編譯部署在多個平臺(可以是Native iOS,Native Android,PC端),可以使用Native Api調用安卓原生接口,并具有持續交付的能力。只需一個代碼庫,編寫一次,即可在任何地方運行。一個全新的知識社區逐漸崛起,這正是國外大公司非常關注的事情。

而對用戶而言,則無需下載安裝,即點即用,就可以享受原生應用的性能體驗。這種快應用具有免安裝、免存儲、一鍵直達、更新直接推送四大體驗優勢。

美國咨詢公司Forrester在2019年的報告中指出:“雖然只有10%到15%的公司使用超低代碼平臺構建軟件,但這些工具的市場和使用率正在迅速增長。有將近60%的自定義應用程序是在IT部門之外構建的,其中30%左右是由有限技術開發技能或者沒有技術開發技能的雇員建造的?!?

大多數程序居然在IT部門之外被構建起來,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變化。知識洪流正在四濺開來,超低代碼平臺起到了裂變的作用。對于工業互聯網平臺而言,它變成一種最為基本的工具,隱在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底層,而頂層的應用開發者則開始大放異彩。超低代碼平臺能夠在多個維度上促進協作,包括IT和OT的協作、職業開發者與平民開發者之間的協作、開發者團隊中不同角色之間的協作。

超低代碼平臺也會為人工智能技術提供“落地點”。畢馬威研究了2019年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趨勢,接受訪談的企業高管們強調,如果將自動化、人工智能、數據分析等各項技術與超低代碼平臺部署在一起,能夠更高效的完成技術工作。這種組合可以提供更多的密集型數據的聚變效應,從而為企業組織提供有別于傳統分析的深入洞察。

超低代碼平臺盡管是全民編程的基礎設施,但它并不必然指向去削弱專業程序員的價值。恰好相反,OT人員終于可以和IT人員緊密合作,OT人員定義解決方案的實質性內容,IT人員做更加深入的細化,超低代碼平臺使二者的工作成果變得渾然一體。

流程管理,走向工業互聯網平臺

然而,這并不是一個全新的工具,這是一個迅速成長的市場。國外企業的CIO(首席信息官)們,對超低代碼開發平臺的熱情在迅速升溫。根據Forresterr咨詢公司的觀察,超低代碼平臺市場的年度復合增長率達到近50%。然而在國內,這里黎明靜悄悄,似乎還都沒有意識到這個市場的獨立存在。

國外已經活躍著大約六七十個供應商,而且它的生態系統正在成長。2017年是一個分界點。在大型企業供應商中,2017年之前只有Salesforce采用Force.com的低代碼平臺。隨后,戴爾、微軟、甲骨文、IBM和SAP都紛紛加入了這個市場。僅僅幾年的時間,看似波瀾不驚之中,2020年即將達到100億美元的規模。相比而言,EDA(電子設計自動化)軟件的市場規模,在驚心動魄的芯片市場跌打滾爬了四十年,才達到相同的規模。


圖3:超低代碼平臺的市場規模

如果仔細觀察,超低代碼平臺跟BPM(業務流程管理)軟件有著緊密的關系。BPM平臺一般會提供可視化的集成開發環境,允許用戶創建框架體系內工作的應用。而超低代碼平臺不僅可以開發企業內部的流程化應用,還可以開發面向C端用戶的業務型應用。如果BMP平臺不斷加強自身的超低代碼功能,有可能逐漸演化為Forrester所定義的RPA(機器人過程自動化)平臺??紤]到物聯網的快速發展,一般都是私有化部署的傳統大多數BPM平臺,更需要盡快融入其中;而超低代碼平臺則側重于在云環境中運行。于是在工業互聯網時代,二者的相遇,也是水到渠成。

以業務流程管理見長的德國IT巨頭Software AG公司,在2018年底推出超低代碼平臺webMethods Dynamic Apps,就是為了增強它的物聯網平臺Cumulocity的地位。借助于Cumulocity平臺,Software已經成功地聯合機械制造商推出了工業互聯平臺ADAMOS,并獲得了2018年的“德國創新獎”。Software和機床廠商德瑪吉森精機、杜爾涂裝、卡爾蔡司光學、申克儀表等企業聯合發力。ADAMOS做好了所有必要的底層基礎設施,而這些機床廠商、涂裝廠商、儀器廠商,甚至是零部件廠商則在平臺上發布工業APP。由于這些廠商大量的業務流程是跑在Software AG的平臺上,本來就是信息流和數據流就是打通的;在這個基礎上發布APP,更容易實現端到端的無縫集成。隨著超低代碼平臺的加入,機械制造商們可以更容易創造更多的專業APP。而對于Software而言,則進一步強化了“從專業知識到云端交付”的能力。而對于天津宜科這樣致力于為中小企業提供數字化工廠的敏捷部署的公司,超低代碼平臺大大加速了數字化部署的速度。在天津一家幾乎采用手工方式的生產線上,通過“現場說、現場做、現場改”得到了版的應用模型,也許看上去很簡陋、很粗糙,但它卻形成了一個有明確目指向的應用。更重要的是,作為業務所有者的工程師,在開發應用的過程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參與感與主動權,他們有足夠多的動力與興趣去不斷美化界面、完善邏輯。更為完整的戰略雄心,則是來自西門子的演繹,其在2018年以7億美元收購了超低代碼平臺的領跑者之一Mendix,在2019年9月的分析師大會上,已經成為整個物聯網平臺戰略的先鋒部隊。

無紙化從去掉excel表格開始

當前的許多數據都是以excel形式存在的。例如,計算某公司在某段時間的能源消耗,外部看到的是顯示在面板上的計算結果;然而它的背后,有大量的excel表格在為算法提供數據。這些表格的后面是各種關鍵的數據庫,存儲著由手工統計的、來自垂直部門的數據。即使有的部門部署上了系統,能夠采集數據,卻還是得按照一定的格式導出excel表格,因為只有excel表格是大家公認的格式。絕大部分的數據分析都是從excel表格可視化開始的。

Excel表格看上去只是一種習慣的問題,背后卻意味著一個“管理失靈”的漏洞?!皵祿诙础钡挠^點認為,從數據流轉的角度講,必須消除excel表格。有表格的地方,必然有數據的斷點,這個地方就無法形成閉環。這就是信息化過程中需要解決的最為可怕的“數據黑洞”。表格的背后都是關鍵的數據庫,拿出表格后,它所有的關系、關聯都被人為切斷了。如果使用超低代碼平臺,就可以跨過excel表格這個媒介,直接收集各種各樣的數據邏輯,形成單一平臺上的業務邏輯,多維數據聯通,整個系統一張表、一張圖。這樣一來,就不用過多考慮各種應用程序的協同運行問題了。

國內的各大軟件公司如阿里、用友、金蝶,以及活字格、魔方網表這樣的小公司,都在布局超低代碼平臺,但目前還主要都是落在OA和CRM這樣的輕應用打通方面。比如說魔方網表,就是讓excel變成高效的數據庫。華為的歐洲總部也采用魔方網表,來定制了很輕的進存銷系統??梢哉f,工廠如果能夠去掉excel表格,本身就是一個數字制造的進步,這也是推廣超低代碼平臺的一個顯著動機。

然而,更值得關注的是在制造業端的應用。天津宜科的IoT Hub平臺,就是將OT的特性,與編程工具捆綁在一起,實現“開發即實施、無代碼開發、無需風險測試”等特性。而它的背后則是一套“業務模型綁定”機制,將機器參數、物料特性,甚至AGV(物料搬運車)軌跡等,都可以從交互界面導入,根據預置的邏輯得以重建模型,并使得OT人員的想法能夠快速實現。這是“數據+模型+工程經驗”的結合,而最重要的迭代來自“工程經驗”。這也是工業互聯網平臺最令人值得期待的地方。


圖4:超低代碼平臺

敏捷性是超低代碼平臺的第二性征。它區別于其他的編程工具。敏捷化部署的數字化工廠,正是許多中小企業推動數字化轉型的抓手。新技術支持的基礎設施,使過去不可行的“小步快跑”的模式具備了操作性。如果僅僅考慮實用,從很小的功能入手,那么傳統軟件瞬間就會顯得十分笨重。許多云MES正在以輕快的步伐,從每一臺機器每一個功能入手,這已顛覆了傳統MES的定義。這些云MES的典型規則就是游擊戰,而動輒幾百萬元的傳統MES則是標準的集團作戰。二者在中小企業的敏捷化、數字化,將面臨一搏。超低代碼平臺的加入,則會顯著提升云MES的籌碼。

戰略工具

工業互聯網的未來,一定是圍繞平臺生態而成長。而良性的生態,往往從社區開始,從吸引工程師的參與表達和自我實現開始。從這個角度看,超低代碼平臺可能會是個很好的手段。不僅如此,超低代碼平臺也是能加速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戰略性工具。如果僅僅將它看成是一個編碼工具,要求注入減少備份目錄日志這樣的技術回報,那么它或許只是某個部門的事情。然而,如果能將更多的人和知識卷入到數字化的浪潮,能讓知識顯性化變得更加容易,那么它就會成為匹配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戰略性選擇。

作者簡介

林雪萍:南山工業書院發起人,北京聯訊動力咨詢公司總經理

0
爱玩斗地主作弊器